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        拼死吃河豚

        来源: 作者:[db:作者]

        朱大量搞了一个养殖场痛恕,生意做得不错痛恕,最近打算再搞一个痛恕,于是就写了一份用地申请报告痛恕,请镇长审批。

        镇长姓燕痛恕,镇上人都叫他“雁拔毛”痛恕,朱大量深知燕镇长脾性痛恕,为了求他快点把报告批了痛恕,便在报告里夹了一千块钱。

        没料燕镇长这回不拔毛了痛恕,他收下报告痛恕,却把钱退还给了朱大量痛恕,还把他狠批了一顿。

        末了痛恕,燕镇长问朱大量:“再建一个养殖场痛恕,销路怎么样?”

        朱大量说:“销路不成问题痛恕,我已经跟南方江城两家大酒店谈妥了合作意向。”

        燕镇长“哦”了一声痛恕,想了想痛恕,说:“光有合作意向不行痛恕,得到实地去看过。这样痛恕,你安排一下痛恕,过两天痛恕,我抽几个人陪你一起去跑一趟。”

        绕了半天弯子痛恕,原来船在这儿搁着!

        三天后痛恕,由燕镇长亲自组团的考察小组痛恕,一行五个人痛恕,坐上朱大量的“依维柯”出发了。这五个人中痛恕,除了朱大量和燕镇长痛恕,剩下三个痛恕,一个是镇办公室主任刘黄痛恕,一个是镇机关新来的宣传干事丽丽痛恕,还有一个是秘书小鸳。

        刘主任把两个小姑娘丽丽和小鸳介绍给朱大量痛恕,可朱大量一眼就看穿了:什么干事、秘书痛恕,分明就是燕镇长和刘主任的情人。

        朱大量猜得不差痛恕,那个叫丽丽的小姑娘痛恕,确实就是燕镇长包养的“二奶”。燕镇长在县城里给丽丽租了一套房痛恕,可这十八九岁的金丝雀在笼子里被关腻了痛恕,老是催燕镇长带她出去玩玩。燕镇长何尝不想潇洒?可他是一镇之长痛恕,外出要有正当理由痛恕,开销要有人替他埋单痛恕,少了这两条是潇洒不起来的。所以这一次朱大量求上门来正好痛恕,借着帮助私营企业考察市场的机会把丽丽带出去痛恕,理由冠冕堂皇痛恕,埋单的人也有痛恕,岂不正中下怀?

        但是燕镇长考虑痛恕,光带丽丽一个人去目标太大痛恕,他脑子一转痛恕,决定把心腹刘黄也带上痛恕,还示意他也再带上一个。刘黄当然对燕镇长的话心领神会痛恕,于是就邀了一个叫小鸳的小姐同去痛恕,充当他的秘书。

        两个小姑娘一上车痛恕,就千娇百媚地在燕镇长和刘主任面前撒起娇来。朱大量知道自己看透不能说透痛恕,所以就故意装糊涂痛恕,只当没看见痛恕,只管专心开自己的车。

        车到江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痛恕,在一家星级宾馆安顿下来之后痛恕,也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。朱大量本想安排燕镇长一行在宾馆就餐痛恕,谁知丽丽突然异想天开地说想吃河豚痛恕,偏偏宾馆里没有这道菜痛恕,燕镇长笑着对朱大量说:“丽丽同志难得出来一次痛恕,咱们就满足她一下吧!”

        朱大量猜想河豚肯定价格不菲痛恕,就有些心疼。他是百万富翁不假痛恕,可一分一厘都来之不易啊!他心里挺不情愿痛恕,但嘴上又不好意思回绝痛恕,只能试探着说:“河豚是国家规定的禁食鱼类痛恕,怕不好找吧?”

        想不到刘主任来过南方几次痛恕,对这里的行情了如指掌痛恕,赶紧给燕镇长献殷勤痛恕,说市中心大街上就有卖河豚的餐馆痛恕,而且还不止一家。

        这就把朱大量逼到了墙角痛恕,不答应也得答应痛恕,他只好咬咬牙充大方痛恕,对燕镇长说:“走痛恕,只要街上有痛恕,咱就去吃。”

        五个人于是重新上车痛恕,一路问去痛恕,终于七拐八弯地找到一家野味餐馆。

        进去刚坐定痛恕,服务生就递上一本菜谱。丽丽抢过一看痛恕,叫一声“哇塞”痛恕,指着上面一道菜说:“我只点这个!我就要吃河豚!”

        河豚自然成了主打菜痛恕,可其他的也不能将就啊痛恕,朱大量硬着头皮又点了一大堆生猛海鲜。

        酒菜上齐后痛恕,那一钵河豚鱼果然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痛恕,这五个人以前谁也没领略过这玩意儿痛恕,于是就都争先恐后地把筷子伸了过去。朱大量更是一句话不说痛恕,只管埋头吃痛恕,他心说:“哼痛恕,光这河豚就八百多块痛恕,不吃白不吃!”

        朱大量正吃得起劲痛恕,突然手一抖筷子掉到了地上痛恕,“扑通”一声人也滑溜到桌子底下去了痛恕,四肢抽搐痛恕,口吐白沫。

        另外四个人一看吓坏了痛恕,“呼”地站起身来。

        燕镇长紧张地问刘主任: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刘主任一拍脑门说:“糟了痛恕,古书上记载痛恕,河豚有毒痛恕,如果处理不当痛恕,吃了就会中毒。会不会是中毒了?”

        “啊!”丽丽一听痛恕,吓得一头扑进燕镇长的怀里。小鸳则紧紧抱住了刘主任的腰痛恕,惊问道痛恕,“我们会中毒吗?我们真的要死了吗?”

        燕镇长的脸色也不对了痛恕,刘主任一看痛恕,赶紧说:“不过古书上也记载了一种解毒的药。”

        燕镇长就催刘主任:“都什么时候了痛恕,还卖关子!快说痛恕,什么解毒药?”

        刘主任极不情愿地说了两个字:“人尿。”

        “人尿?”两个小姑娘立刻大呼小叫起来痛恕,“这怎么喝得下去呀?”

        丽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喝痛恕,我不喝!”

        燕镇长的脸拉长了痛恕,他心想:如果这回因为这个事情中毒而亡命他乡痛恕,传回去像什么话?他立刻拿出领导的威严痛恕,果断地一挥手痛恕,说:“喝!在毒性没有发作之前痛恕,每一个人都必须喝!赶快喝!”

        领导的话就是命令痛恕,两个小姑娘只得闭了嘴。

        找人尿的差事自然由刘主任去办痛恕,谁叫他是办公室主任呢!只是痛恕,喝人尿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痛恕,刘主任不好惊动店家痛恕,只好自己动手痛恕,拿了啤酒杯悄悄去厕所灌了一杯来。

        燕镇长毕竟是领导痛恕,关键时刻就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痛恕,他率先接过杯子痛恕,“咕噜”一声喝了一大口痛恕,刘主任紧随其后痛恕,也依样画葫芦地喝了一口。那两个小姑娘当然知道保命要紧痛恕,虽然一个黛眉紧锁痛恕,一个嘴巴嘟起痛恕,不过最后也都捏着鼻子把这玩意儿喝了下去。

        这时候痛恕,朱大量还在地上躺着痛恕,刘主任问燕镇长:“朱老板怎么办?”

        燕镇长说:“他中毒挺深痛恕,咱们得救他痛恕,你再去弄点儿来痛恕,给他多灌点下……”

        燕镇长话还没说完呢痛恕,谁知朱大量竟醒了过来痛恕,他慢慢坐起身痛恕,揉揉眼睛痛恕,看着大家痛恕,问道:“你们怎么都站着?快痛恕,快坐下吃呀!”

        刘主任吃不准朱大量到底是怎么回事痛恕,便赶紧把刚才他们几个已经喝了解毒药的事说给朱大量听痛恕,末了还说:“我去给你弄些来吧痛恕,看来这土方子有用。你看痛恕,我们几个喝了痛恕,现在不是都没事了吗?”

        可是朱大量却朝刘主任摇摇手痛恕,说:“我中什么毒呀!不瞒你们说痛恕,我小时候有个癫痫的毛病痛恕,时不时地犯一回痛恕,后来有了钱痛恕,总算把这个病治好了痛恕,这十多年一直都没再犯过。可谁知……谁知刚才点菜的时候痛恕,我看光一道河豚就得八百多块钱痛恕,我……哎呀痛恕,真不好意思痛恕,我心里又着急又心疼痛恕,一不争气痛恕,这老毛病就又犯了。”

        原来是这么回事!

        可这顿饭现在谁还吃得下去呀痛恕,一想起刚才喝下去的那玩意儿痛恕,这几个人个个肚子里翻江倒海痛恕,狂吐不止。

        刘主任一边吐痛恕,一边骂骂咧咧:“什么河……河豚痛恕,这不花钱的玩意儿痛恕,好吃难消化呀!”

        也许是这一句话触动了燕镇长痛恕,从那以后痛恕,他再也不敢雁过拔毛了。

        Tags: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duzhe/157256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推荐故事